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利执法 >> 浏览文章
共享单车第一股遭专利诉讼暂缓发行 专利持有人现身“不会逮谁咬谁”_金羊网新闻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18日   【字体: 】   浏览数:

(原标题:共享单车第一股遭专利诉讼暂缓发行 专利持有人现身“不会逮谁咬谁”_金羊网新闻)

    广州接头满布红蓝黄绿的单车身影,无论从运营模式还是技术都有其相似之处,尽管互有揶揄之辞,但难道专利也可以共享。上周,一场“共享与垄断——共享单车专利研讨会”在广州大学城举行,此次研讨会最受瞩目者,无异于是状告号称共享单车第一股“永安行”的专利持有人顾泰来,在会上他明确表示让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放心,“不会逮谁咬谁”。然而上市即被告的窘境让不少互联网初创企业苦不堪言,或许要破除上市即被告的魔咒,首先要从专利意识的加强开始做起。

    共享单车第一股 遭专利侵权起诉

    会场上的顾泰来一口浓浓京片子,说话颇具幽默感,“用北京话来说自己,就是别把自己当成藏獒,逮谁咬谁,所以也想借这个平台告诉其他共享单车企业,我不会去追究你们了,好好做自己事就行。”

    自嘲为码农的顾泰来,是苏先联信息系统有限公司创始人,学习医疗信息学的他专做医院电子病历,更因设计出顶尖的电子病历而入选国家千人计划名单。2010年他向国家专利局申请了“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运营系统及其方法”的专利,在其专利内详细写明了通过用户终端、车载终端、后方管理平台等三方的数据信息接连实现自行车租还的链条,对比深圳呤云状告摩拜智能锁侵权,顾泰来的专利则等于涉及到了整个共享单车行业赖以生存的无桩借还商业模式。

    “作为企业来讲肯定要看市场,市场什么最大?衣食住行,如果在行上想做出有前景的行业,必须要看到绿色和便捷,不能让交通更加堵塞,因此我想出了共享单车或者说无固定取还点的自行车租赁系统。”

    然而,2010年的手机2G时代,通讯技术还停留在电话与短信并不能实现顾泰来所设想的超前未来,但技术日新月异的发展,顾泰来直言自己也未曾预料到,“一觉醒来,忽然满大街都是共享单车。”

    2016年也被誉为共享单车元年,越来越多的新兴企业借由共享单车迅速刮得市场一杯羹,常州永安自行车公司更是里面的头筹,是第一个准备上市的自行车公司,顾泰来在17年清明放假时,无意间看到永安欲上市的新闻计上心头,“永安已经走到了上市的门槛,如果此刻它仍然漠视规则或者说利用体量来碾压规则,这就说不过去了,因此我选择在它上市时起诉专利侵权。”

    一个小商标 侵权费用可从30万变300万

    面对顾泰来的起诉,应诉方永安自行车公司对此的回应是“确认涉诉专利与公司相关业务在技术方案、功能方法等方面不同,不存在侵犯涉诉专利的行为。”据专业人士介绍,判断专利技术是否构成侵权,需要经过相关技术比对,在法院审理完结后,才能判断侵权与否。但与一般案件审理不同,专利案的诉讼费时、难取证,所耗时间起码在一年半以上,对于拟上市公司而言,时间是最耗不起的奢侈品,因此摊上专利诉讼往往对拟上市公司是一场致命的打击。即便是在前期坚决否认侵权的永安行,在5月5日却发布公告称因出现媒体质疑事项,暂缓A股IPO发行。

    纵观如今的共享单车行业,摩拜算是拥有专利数最多的但也仅有十几项,其他类似OFO、小蓝企业则只拥有屈指可数的个位数专利,对专利重要性的认识不足,导致许多企业在上市时栽了跟斗。“许多互联网初创企业的团队往往都是理工科团队,在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法律意识依旧模糊。”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关永红教授如此点评,据其描述,多年前某华工校友开办的公司商标被某律师抢注索价三十万,华工校友觉得拿幸苦融来的钱买区区一个小商标实在太贵就此谈崩,可等公司一年做到十多亿时,该商标已被要价三百万。

    理工科团队注定专利意识淡薄吗?广州市律师协会专利法律业务专业委员会主任刘孟斌却有不同的声音:“无论是文科还是理工科,对法律的意识培养与接受都没有先天差别,并不是理工科就必然对法律漠视。专利授权后是面向全世界公布,任何人都能检索查询,作为准备上市的大企业更应该具备基本的法律观念与专利意识,如果这些都不具备,贸然上市只能是对公众、股民的不负责任。”

    专利诉讼恐为变相“敲竹杠”

    永安自行车公司成立于2010年,在全国220多个县市均有布点,广州市政自行车同样由永安行提供,今年3月24日,证监会披露的永安行IPO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将发行不超2400万股股票,计划募集资金5.98亿元。4月6日,永安行顺利过会,IPO申请通过审核,成为“共享单车第一股”,然而如今因顾泰来的一纸专利诉状,永安的股票只能暂缓发行。

    类似因为专利纠纷使得企业上市搁浅的事例早已有之,曾经与高德地图齐名的凯立德地图,在2012年拟上市时,便是因被同行业公司起诉关于电子地图著作专利等问题,上市失败,随之消失在手机电子地图导航市场中。

    企业的上市、上展(展览)和上网(电商),这三个节点往往是企业遭遇专利诉讼最多的三个时机,在这里面企业每逢上市时期被提起专利诉讼又是最多的。

“我们现在是尊重知识产权的人很少,只有找他上市的时候狠很告他一下,他才会惊醒,才知道应该重视知识产权。华为就是在2003年专利被告,从此以后专利申请一下子就上去了,超越苹果成为世界第一。”广东三环汇华律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温旭在会上作此发言。

    对此,原华为知识产权法律部部长郭世栈却在目睹了大量企业因专利纠纷不得退市甚至退出商场时深表痛焉:“在中国企业上市是核准制,很多上市公司在上市时被人变相“敲竹杠。专利诉讼官司打起来动辄一年多,企业耗不起只能花钱消灾和解,也有达不成和解的,不是对方狮子大开口就是竞争对手来闹事。”

    可往往花钱消灾的结果最后却由股民承担,当赔偿过大利润估值有变时,股民原先高价买入的股票不再值钱便是反向的对股民不公平。即使是成功花钱消灾,企业同样有可能上市失败,“中国上市还有利润门槛,好比今年的利润5000万满足上市门槛,可赔偿专利费是2000万,剩下的3000万利润不足以够到上市门槛,则上市计划很有可能就此搁浅。”郭世栈谈道。

    如若永安行最终真因专利问题上市不成,永安行的老板无疑是最无奈的,就在研讨会的现场,永安行的某位股东就委派了一位法律顾问希望能和顾泰来关于专利问题进行双方私下的沟通接触。

编辑:林明锋

    (原标题:共享单车第一股遭专利诉讼暂缓发行 专利持有人现身“不会逮谁咬谁”_金羊网新闻)

     来源:网易新闻

版权所有:糖果派对彩        冀ICP备15007900号
地 址:河北省邯郸市中华北大街甲47号    技术支持:银河网络